151-9085-8883[email protected]

行業動態

共享,正從風口到風險

發布日間:2017-07-25 ? 瀏覽次數:

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,現在越來越多的“共享”創業,與兩年前的O2O亂象如出一轍。

 

天下熙熙,皆為利來。由于資本和創業者對風口的瘋狂追逐,導致了虛假繁榮、泡沫滋生。那些頂著所謂“共享”光環,盲目上馬的創業項目也會因種種缺陷而留下后患,最終成為剎那花火。

 

近日,頗受媒體和公眾關注的共享睡眠項目又有了新情況,繼上周被爆查封之后,21日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部門約談了共享睡眠企業“享睡空間”的負責人,并要求拆除已經搭建的太空艙。

圖片來源:澎湃新聞記者 李菁

 

為什么要求拆除,因為性命攸關。

 

這些共享睡眠項目在開局就遭遇重挫,確實與此前的共享雨傘、共享籃球迥然不同。后兩者更多的問題是需求,而共享睡眠則是本身就存在設計缺陷。

 

暫且不討論這些設置在辦公區域附近的共享睡眠項目是否剛需,單純觀察它之前的準備工作就會發現,創業者和投資人是為了搶風口,倉促上線不具備法定手續、經營許可的項目,這勢必會給別人和自己留下苦果。

 

如今,“享睡空間”企業所設立的16處場所被關停,正是其跳進了自己挖的坑。這里面更顯示一個趨勢,政府部門對于創業和創新的規范化、有序化機監管力度會更加嚴格,蒙眼狂奔前確實需要想想紅線在哪里。

 

共享新物種遭遇成長煩惱

 

7月15日,有媒體報道稱,北京中關村共享床鋪“享睡空間”大門緊閉,一辦公人員表示,該公司的共享床鋪已被警方查封,具體原因尚不得知。據了解,類似的共享睡眠太空艙,已經在北京、上海、成都等地逐漸鋪開。

 

這件事情在近日又有了新的進展。據新華網報道,北京公安機關透露,針對近期出現的“共享睡眠艙”進行調查發現,其中存在諸多治安和消防等隱患。

 

據了解,北京中關村的共享睡眠太空艙屬北京一科技有限公司所有,經營范圍以科技開發、技術服務等為主要內容,在全市還有多處享睡空間太空艙的放置點。而在海淀區中關村大街某廣場地下二層出現的太空艙,均為長約2.1米、寬約0.9米、高約0.9米的長方體空間,可容納一人。值得強調的一點是,入住該太空艙無須登記身份信息,只需通過手機注冊掃碼后就可以使用。

 

根據消防法規定,“共享睡眠艙”屬于旅館性質,如對外開放經營,需通過相應的法律程序,譬如消防行政審批或者備案手續。此外,根據 《北京市旅館業治安管理規定》第二條規定,以計時休息形式提供住宿休息服務的經營場所,須向屬地公安機關申請辦理旅館業特種行業許可證,未經許可前均不得私自營業。

 

然而,享睡空間在相關法律法規規定、公安機關監管、消防安全技術標準等多方面都不具備相應的經營資質。因此,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部門約談了“享睡空間”的相關負責人,告知其應履行相應的法定手續,如未經許可私自經營,將依法予以查處。

 

對此,享睡空間公司負責人表示,“非常感謝公安機關在法律法規方面的指導,公司將嚴格守法經營。”這家公司也確實遵守了承諾,已將在全市設立的16處太空艙經營點全部停運。

 

談的明白,關的也痛快,說明心服口服。畢竟這么多年來,一根未熄滅的煙蒂引發的慘案,足夠成為血的教訓。

 

盲目上線并不能制造風口

 

回看2015年網約車大戰、2016年共享單車火爆,都是因為巨大的市場需求和用戶流量,受到了資本的追捧,并由此引發了一股共享熱潮。

 

一時間,共享經濟創業大潮中,以共享單車企業獨領風騷,之后便是不斷冒出來的共享雨傘、共享籃球、共享洗衣機、共享充電寶以及共享睡眠……這些共享經濟項目的出現,與共享單車甚至網約車被資本市場瘋狂推動存在很大關系。

 

這種情形讓懂懂筆記回想起2014年、2015年時候的O2O大潮,因為外賣O2O和其他本地生活服務的火熱,資本熱錢涌入,幾乎每個星期都會發生投融資事件,這就導致很多人匆忙上線各種O2O項目。

 

然而,當時著急搶占風口、吸引資本的項目,都因為種種隱患而慘淡收場。比如不具備冷鏈服務能力的生鮮O2O,缺乏完善售后服務機制的洗衣O2O,沒有人員安全培訓的美業O2O,紛紛被資本和市場拋棄。

 

不過,導致這些項目無法存活下去的原因,不只是各自遺留的隱患,還有市場需求這一關鍵因素。而眼下的共享經濟,很多項目還無法驗證是否真的存在市場需求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其中一些項目與當年的O2O很像,都是為了吸引資本快速圈錢,而很多資本因為錯過了共享單車風口,更是不惜代價去搶占或制造新的風口。

 

以共享睡眠項目為例,據享睡空間創始人代建功介紹,共享睡眠是他在今年4月萌生的想法,5月完成內測,隨后上線。“在使用流程上,用戶通過掃描二維碼,進入享睡空間的小程序,就能打開艙門。用戶點擊‘解鎖艙門’后可以暫時離開也能結束入住。出于保障用戶入駐衛生的考慮,我們提供的是一次性寢具,包括太空毯、一次性床單、一次性枕巾等。”

 

客觀來講,享睡空間這樣的設計,能夠給用戶使用提供一些方便。而且,在北京、上海、成都等地投放的50個太空艙,也吸引了不少用戶。然而,這個項目還是因為倉促上線,在前期各方面都準備不足,導致上線不到兩個月就因缺乏相關經營資質被叫停。

 

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,曾根據自己所投資的創業公司出現的問題總結了一條經驗,凡是最后出問題的公司都有一個共同點,就是號稱解決痛點的同時,出現了兩個毛病。“第一是找到了一個偽痛點,第二是解決了痛點之后帶來了其它的痛點。比如找到漂亮的姑娘想跟她談戀愛,解決了要談戀愛的痛點。然后姑娘提了要求,跟我談戀愛每天必須給我十萬,馬上覺得戀愛不能談,因為帶來了經濟短缺的痛點。”

 

這就說明,共享經濟的項目在不考慮是否是剛需的情況下,也不應因為搶時間、搶市場而忽略早期設計,給自己留下隱患,否則將會付出更大的代價。

 

天下攘攘,皆為利往。創業者和投資人要了解的是,并不是所有共享項目都能成為共享單車,盲目和虛妄堆不出一個新的風口。